重慶環衛集團

當前位置: 新聞中心- 行業新聞

靠什么讓垃圾分類成為全社會的自覺行為

信息來源: 上海證券報·專欄      作者:周洛華     發布時間: 2019-07-08

鼓勵居民簡單裝修,減少各類資源的浪費,從源頭上減少垃圾;鼓勵人們自覺分類,把資源化的垃圾分離出來并回收,僅傾倒無法處理的垃圾,這需要相應地建立一套基于稱重的垃圾收費體系。它訴諸于人的生物本能,這將是一條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上海在全國率先推行垃圾分類了。這是環保和可持續發展理念所要求的。

從金融學角度看,垃圾分類措施在實行過程中的難度不小。我在早幾個月出版的《貨幣起源》中分析過,要推行一種新的道德,就一定要配套建立一種新的價值體系。

說起來,在這方面上海是有成功先例的。上海最早在全國實行了本地車牌拍賣制度,這從某種程度上說就是車牌的一種分類制度,凡是掛外地車牌的機動車,在高峰時間就被限行,而且若違反限行的話,會被罰款和扣分;凡是本地車牌的車主則被免于這方面的煩惱。這樣一來,通過限制外地車就實現了車牌分類,使得擁有上海車牌成為了一種資源。滬牌車的資源可以交易,形成市場價格,這就建立了一種價值體系。雖然一直有爭議,但上海拍賣本地車牌的效果不錯。在世界特大型城市中,上海的交通狀況相對而言要好得多,這是有目共睹的。

上海的蘇州河黑臭了幾十年,多年的治理都不怎么見效果,直到本世紀初,上海的房地產市場開始高速發展以后,蘇州河兩岸的制造業企業很快就得以搬遷,蘇州河的狀況才有了根本的扭轉。今天,蘇州河沿岸真的可以算是上海的一道城市風景線了。而在金融學者看來,蘇州河治理工程只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土地的級差地租。靠近市中心的其他地塊的土地價格大幅上漲,造成了搬遷污染企業和治理蘇州河成了一項有利可圖的事業,因為治好了蘇州河就使得沿岸的土地可以實現大幅度的升值。所以,蘇州河這個老大難問題得到順利解決的根本原因,在于上海有了土地市場,房屋可以自由買賣,這就形成了一個價值體系。

建立一個價值體系的目的,是使得正確的事可以持續地做下去,在這個價值體系中,人們只要做正確的事情就能夠獲得正面的激勵,而那些違反這個價值(道德)體系的人,就會受到懲罰。因此,價值體系一定是和道德體系同時建立并共同維持的。

比如,德國是世界上最早實行垃圾分類的國家之一,目前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達 65.6% ,是全球垃圾分類水平最高的。基本按照“誰產生垃圾誰負責處理”的要求,遵循收支平衡原則,德國以垃圾處理總支出反算垃圾處理費征收標準。居民需把碎玻璃、大件垃圾、有毒有害或電子廢棄物投放到專門的回收站內,或購買垃圾處理券委托環衛局回收。飲料容器實行押金退還制度,消費者的購買價格中包含一定金額的押金,在退還空容器時返還押金。

如果讓金融學者來設計上海的垃圾分類制度,他可能首先會考慮這樣的問題:建立整個價值體系最基礎的標的物是什么?怎么才能讓這個最基礎的標的物變得有價值?這樣的思路最早來自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肯尼斯·艾羅。對,就是那個被精算師們奉為鼻祖的艾羅,他在1967年主持設計了美國的二氧化硫排放權交易(是不是聽起來有點兒類似大氣分類排放)體系。按他的想法,先確定基礎標的物是什么,然后建立價值體系。結果是他把無污染的空氣視作基礎標的物,被污染的空氣(二氧化硫)需繳納排放費才能向大氣層排放,而且排放權一定要可交易,這就鼓勵產生了一個全新的行業:二氧化硫處理行業。

《京都議定書》以及《巴黎協定》有關建立二氧化碳排放權交易的設想正來自于艾羅的設計。借鑒艾羅的這個想法,金融學者或許就會這樣設計垃圾分類體系:首先,確定無污染的土地為基礎標的物,對排放垃圾侵占土地的收費,即垃圾要稱重收費,這就會建立一個完整的價值體系。這會產生兩個作用,催生一個垃圾處理行業,從源頭上遏制過度包裝以及過度消費。

不妨設想一下,每家每戶有一個標準大小和重量的垃圾箱,每天小區派人收垃圾時要稱重,每公斤垃圾假設收費10元,每月出一次賬單。這樣一來,就會有人開始對這些垃圾進行資源化分類,送到再生資源工廠去回收,剩下的垃圾再按可燃燒和不可燃燒分類,可燃燒的,送垃圾發電廠;不可燃燒(往往是過度裝修的業主扔出來的大量的水泥磚塊)送去稱重收費的垃圾傾倒場,由于可回收、可利用和可燃燒的垃圾都已被分離出來了,那些去各小區收垃圾分類并最終傾倒在垃圾場的人就可賺取差價。在我看來,從社會進步的角度看,這些處理分類垃圾的人所做的工作,比那些滿街跑電單車送外賣的人,對社會貢獻更大。

鼓勵居民簡單裝修,減少各類資源的浪費,從源頭上減少垃圾;同時鼓勵人們自覺分類,把資源化的垃圾分離出來并回收,僅傾倒無法處理的垃圾,這需要相應建立一套基于稱重的垃圾收費體系,這個體系一旦建立起來,就不必依賴于社區大媽的嚴防死守,也不依賴于人的環保自覺,它訴諸于人的生物本能,這將是一條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其實,艾羅對建立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權交易系統是持保留意見的。他的看法直截了當且一針見血:人們無法在世界范圍內確立一個針對二氧化碳基礎標的物的價值。而二氧化硫和居民垃圾則是本地化的排放,比較容易確定價值體系。簡言之,確定一個基礎標的物,建立一個價值體系,鼓勵人們去做符合這個價值體系的事,這就是金融學對垃圾分類的處理方案。

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排頭兵,也是國際金融中心城市。希望上海不僅在全國率先實施垃圾分類,也能在建立健全相關配套措施方面為全國其他地市探索一條可持續的環保之路。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


Copyright ? 2009 渝ICP備14007882號版權所有 ? 重慶市環衛集團有限公司

婷婷五月色综合_久久婷五月综合色啪首页